阅读历史
换源:

1272 无线电话

作品:重生南非当警察|作者:鲇鱼头|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11-21 07:16:45|下载:重生南非当警察TXT下载
  《新税法》公布后,财产税正在成为联邦政府最重要的收入。

  南部非洲已经开垦的土地面积大约3500万公顷,看上去挺多,实际上仅占可开垦土地面积的百分之十一点多,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如果不理解3500万公顷有多大,那么可以换算一下,18亿亩耕地,大概就是1.2亿公顷。

  换句话说,如果南部非洲把所有可耕地全部利用上,那么就是差不多3亿公顷。

  3亿公顷,大概是300万平方公里,美国的可耕地面积大概是1.88亿公顷。

  所以南部非洲为什么鼓励农场主购买土地,即便是在已利用土地不增加的情况下,南部非洲这3500万公顷,每年就可以收到大约1.4亿兰特的土地税。

  刚刚过去的1921年,南部非洲联邦各级政府的财政预算,加起来也就1.4亿。

  按照这个标准计算,即便南部非洲联邦政府不再提高土地税,如果南部非洲的3亿公顷全部卖出去,联邦政府每年仅仅是土地税就能收到12亿兰特。

  这还没算城市居民的财产税,以及其他商业税收呢。

  这里的财产税不仅仅是农场税,城市居民的房产也在财产税的范围内,一栋价值1000兰特左右的房屋,每年要缴纳20兰特左右的房屋税,交不起税,或者是不缴税的人,联邦政府有权将房屋没收。

  所以南部非洲,大概率不会出现房姐或者是房爷,不是房产不值得投资,而是投资房产带来的收益,远远不如投资农场或者是其他领域,比勒陀利亚买个面积不大的公寓就要1000兰特,同样一千兰特,去维多利亚州或者是迪亚士州差不多可以购买一个面积一百英亩左右的农场,如何选择似乎并不是一个太复杂的问题。

  《新税法》实施后,菲利普终于体会到什么叫财大气粗,海军想购买新型驱逐舰?

  买,而且一买就是24艘? 三大舰队一家八艘皆大欢喜。

  教育部要建更多的学校?

  建? 至少保证每个州都有一所高等学府,尼亚萨兰大学那样的学校越多越好。

  空军要购买新式轰炸机?

  这个不行? 南部非洲现在没有战争威胁? 根本没有用到轰炸机的地方,等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再买也不晚。

  对的? 菲利普现在已经接受了罗克的判断,第二次世界大战? 迟早是要爆发的。

  7月15号? 奥兰治州议会在布隆方丹举行了关于布隆方丹机场的听证会。

  杨·史沫资想看到的场面并没有出现,尼亚萨兰航空和罗德西亚航空不仅没有自相残杀,反而提出了联合承建布隆方丹机场的设想,即尼亚萨兰航空和罗德西亚航空各出资百分之五十修建布隆方丹机场? 建成后两家共同负责布隆方丹机场的运营。

  这对于奥兰治州政府来说并不是最好的结果? 不过也可以让人接受,毕竟奥兰治州政府没有花一分钱就得到了一座机场,而且还有之后数十年间每年都有的分红。

  至于机场能使用这多少年,现在还没有人考虑这个问题,即便要扩建? 或者是迁址,那也不是这一届奥兰治州政府要考虑的问题。

  甚至杨·史沫资有生之年能不能看到都不一定。

  杨·史沫资准备在20号代表奥兰治州政府和尼亚萨兰航空、罗德西亚航空签订合同? 正式将布隆方丹机场的建设委托给两家公司共同承担。

  不过在18号发生了一个意外,一架从爱德华港飞往洛伦索马贵斯的飞机发生空难? 机上45名乘客连同机组成员全部死亡。

  这是南部非洲境内发生的第一起空难,出事的飞机是尼亚萨兰航空公司生产的“空中巴士II”型客机。

  杨·史沫资在18号当天稍晚些时候知道了这个消息? 不过这没有影响杨·史沫资的决定? 南部非洲每年因为车祸死亡的人数超过千人? 和汽车相比,飞机的安全性已经很不错了。

  杨·史沫资可以不在乎,罗克却不能不在乎。

  一直以来,罗克都要求把“安全”放在所有工作的首位,航空业的要求更加严格,工作中不允许出现一丝失误。

  事故发生后,罗克马上要求尼亚萨兰航空公司彻查事故原因,并且对所有投入运营的客机进行安全检查,严厉杜绝类似事件再次发生。

  “这是一起意外事故,N133降落的时候,洛伦索马贵斯机场周围有大雾,飞行员降落的时候没有对准跑道,直接撞到附近的山坡上——”航空公司总经理雷提夫满脸愧疚,不管是什么原因导致事故发生,雷提夫都必须为之负责。

  罗克不说话,其实也没有多生气,南部非洲民用航空虽然之前没有发生过类似事故,不过在世界范围内,事故引发的空难已经发生了好几次,南部非洲也迟早逃不过。

  “我们正在总结经验教训,杜绝类似事件再次发生——这一次我们损失惨重,各种损失加上给机组人员的抚恤,以及给乘客的赔偿,总额可能会超过五十万兰特。”雷提夫心痛莫名,不仅仅是因为那五十万,更因为机组人员的损失。

  培养一个飞行员成本非常高昂,业界一直传言,培养一名飞行员的成本,大概可以置换和飞行员体重相等的黄金。

  尼亚萨兰有海量的飞行俱乐部,培养飞行员的成本虽然没有这么高,不过也不便宜。

  “不管多少钱,都要积极联系机组成员和乘客的家属进行赔偿,他们应该都是有保险的吧——”罗克其实也心疼,保险公司的老板其实也是罗克,左右倒右手,反正都是罗克出钱。

  “是的,确实有——”雷提夫也知道这个话题不好展开,于是话锋一转:“尼亚萨兰大学研发出了一种可以用于对话的无线电话,研究所正在试图把电话安装到飞机上——”

  无线电话?

  太早了点吧,现在可是1922年。

  罗克不知道的是,早在1915年,就已经成功实现了跨越大西洋的无线电话通信,另一个时空的1927年,美国和英国之间就已经开通了商用无线电话。

  不过这一时期的机器太大,不能安装在交通工具上,真正的移动通信是1936年才出现的美国底特律市的警用车载无线电系统。

  这个时空无线电话提前出现也不奇怪,真空三极管的问世,为无线电话的出现奠定了技术基础,无线电话在另一个时空1927年才出现,并不能证明1927年之前类似的技术就不存在,只不过没有人意识到无线电话的价值,所以才没有投入商用。

  这种事也不稀罕,世界大战爆发前还有一大票将军不肯正视机枪的作用呢,不锈钢被发明之后也是束之高阁很久才找到适用的领域,连比尔·盖茨都说过256K的内存足够满足个人使用了,一项新技术没有投入使用之前,只有极少数人能洞察新技术的潜力和前景。

  很明显罗克就是那个“极少数人”。

  很久以前,罗克就致力于将无线电小型化,全世界第一个将无线电安装到飞机上的国家就是南部非洲。

  这些年来,尼亚萨兰大学在这方面进行着坚持不懈的研究,无线电话提前问世也很正常。

  “等等,无线电话已经可以安装到飞机上了?”罗克还是很惊讶的,他的事情太多,没有多少精力用于南部非洲的科技发展。

  “是,尼亚萨兰大学那边已经完成了试验——”雷提夫也不清楚技术细节,反正能用就是了。

  “能不能安装到汽车上?”罗克欣喜若狂,无线电话都已经出现了,步话机也不会太远。

  “有必要吗?”雷提夫的思维明显跟不上罗克的节奏。

  这就是思维的局限性了,汽车和无线电话的关系,就像铅笔和橡皮一样,用21世纪的话说就是整合,有技术有设备,也要更好的利用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

  也就罗克才知道确切的未来是什么样,时下最大胆的科学家,也想象不到未来的科技发展程度。

  关于无线电话有没有必要安装在汽车上这个问题,几乎不需要讨论。

  雷提夫的话一出口,也马上意识到自己的愚蠢。

  话说作为尼亚萨兰航空的总经理,雷提夫的工作也是很忙的,如果可以在汽车上处理公务——

  只能说真香。

  “为什么没有必要?西德尼,打电话给塞巴斯蒂安,我要看到无线电话尽快安装到汽车上,还有,如果可以的话,要研制一种可以供个人携带的通讯器材,通讯距离不需要太远,但必须便于携带,使用方便,重量大一些也没关系——”罗克的重点还是放在军事上,另一个时空摩托罗拉为美军研制出军用无线电台,其实也只用了三个月。

  塞巴斯蒂安是尼亚萨兰大学通讯科学院的教授,负责通讯方面的研究。

  军用无线电台就是步话机,不过那已经是1940年得事了。

  现在虽然才1922年,不过罗克有耐心,即便是在十年内研制出可供单兵携带的步话机,那肯定也是值得的,二战还有十好几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