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四十章 当天地断网

  龙马踏天,浑身火光跳动,凰血赤金一样的鳞片晶莹烁烁,浑身光芒四射,头上生有两只龙角。

  这种继承龙驹傲的过分,在数万年前的祖先就给第一位人皇驮着灵宝,同时他们的实力也异常惊人,每一次临空奔腾仿佛都能震碎天穹,口鼻中吐气成虬龙状,龙象之力不枯竭。

  特别是现在成群结队的汇聚在无量山山门前,脖子上的鬃毛如火焰一样跳动,浑身赤光闪烁,神骏异常,连成一片恍如赤云流淌。

  一声莽牛音响起,一个大块头跟一座小山似的,浑身金黄,头生犄角宛如紫金。此时三头成群伏在山门前拉着神撵,等候风灵老祖回归。

  七八只雪白猿猴脚踏天地浑身灵雾滚滚,高亦有数十丈,身着仙金神甲宛若一尊尊天神侍立左右,手中持着神幡,态度恭敬异常。

  龙马长嘶,浑身火光更盛了,通体赤红如血,烟霞沸腾口鼻中吐出一道道龙状气柱。

  山门之内,虽然那顶天立地的神峰如今已经到了混沌深处,但其中一个山谷,每一座山峰都像是各自神兽的头颅,混若天成!

  每一张兽口都在向外吐菁华,仙气氤氲,蒸腾而起,凝聚山门中,说不出的神秘莫测。

  上万座山峰,以磅礴浩荡生命精气滋养,本身便灵韵十足,若是截出去山门就能化成了一件仙道至宝,天生有着自主的器灵!

  每个山峰都流转吐纳各种天地精华,滋养无量山的无上神华。

  灵鸟盘旋,腾飞叠绕,成千上万条真龙昂首嘶鸣,全都是山中眷族汇聚。山门前茫茫一片,喷薄瑞气,各种霞光数以亿缕,仙光一道道的射出。

  这就是叶苏回归时,整个无量山迎接他的模样。

  一袭青衫,腰间别着玄黄小钟。

  而叶苏的面前跪着白狐与白泽,一众仙官俯首蜿蜒,直至山门深处。

  一片寂静无声,唯有灵光闪烁,压抑异常。

  这里终究是风灵老祖忠诚的无量山,到底是没有那种连欺上瞒下,把他直接架空的事情发生。

  叶苏望着离自己最近的白狐,眉头微微一皱,他轻轻叩了混沌钟一下,只有白狐能听到的钟鸣声响起,那盘踞在他识海深处的黑莲直接连遁去的机会都没有,被直接抹除。

  “那你们倒是打上一架啊!”

  “谁赢谁就能掌控无量山了,何必斗得如此内卷?”

  像是传达着不满,又像是训诫,待叶苏这么淡淡的说完之后,两位执掌无量山的正副主管只有把头放得更低。

  天地胎膜之外发生的激烈斗法,便是被那些星砂隔绝了大部分的波动,在天地之中依旧感应到了。

  这意味叶苏的回归,绝不是什么求道大成,而是匆匆而归,并且还被某位圣人挡在了洪荒天地之外!

  虽然还不知是什么引得风灵老祖回归,但联想起地府如今的情况,无量山竟然还沉溺在内卷之中。

  毫不疑问,白狐和白泽这两位被托付重任的主管要负责!

  “无论是被蛊惑了也好,还是真有那么一分贪念也罢!”

  “你们也算是撕破了脸皮,如今之后还怎么做同事?”

  山门前连呼吸声都听不到,只有叶苏的训诫声:“所以你们打一场吧!打完之后,各自出了恶气我们再好好看看你们到底做了什么好事!”

  淡淡言语,却带着义不容辞的意味。

  玄黄小钟在叶苏的腰间升起,竟然真的悬浮起来,就在无量山山门之前划出了一片虚空,成了舞台!

  舞台搭好,自然就是要唱戏的了。

  那叱咤风云,平时动一动便能震动一方的正副总管就是叶苏点名上台的戏子。

  白狐轻轻一叹,抬起头来:“老祖,此时责任大半都在我身上,若不是我身中暗算,如此多年都不知,何至于会让您劳费心神回归。”

  他此话一出,几乎引得身后许多仙官灵雾涌动起来,但好歹还是一句话都没敢出声,就连微微落后半个身位的白泽也露出恍然的神色。

  叶苏却摇了摇头,依然指向那开辟好的擂台的混沌钟。

  “若是你真心有愧,那就封去修为上去擂台给白泽打打一顿就是。”

  一袭青衫依旧不动,就站在无量山门前既不进去也不动弹,只有那混沌钟放着毫光让让刚刚涌起的灵雾悉数散去,所有人都在阳光下。

  “........既然如此,老奴有错在先,上这擂台斩去一切脸面也是罪有应得。”

  白狐没有再说什么,白光闪过便是率先上了擂台。

  白泽这时也抬起头来,本想为自己斗了五百年的对手说些什么,但对上叶苏淡然的眼神之后,又把一切压了回去,随即便也化出灵光入了擂台之上!

  一方本是准圣,一方是大罗金仙,处于实力不对称,但白狐一上擂台,他的气息便骤然降了一个台阶,俨然是自封了部分法力。

  “你们有冤报冤,有仇报仇,不必在估计什么同事之谊。”

  叶苏用着颇为拱火的语气说道:“白泽你若是能干掉白狐,那指不定你就直升总管之位。白狐你若是干掉白泽,那指不定你依旧稳稳坐总管!”

  他这么说罢,引得外面的仙官有些面面相窥。

  但圣人之言一落,便是开战的信号。

  一片赤霞绽放,绚烂如烟花,可是杀气却似冰封三万里,寒冷刺骨,将那个白狐覆盖。

  “哼!”

  那片赤霞可化生灵成脓血,斩的形神俱灭,端是恶毒之极。

  连许多观战的仙官都变了颜色,山门前越来越多的生灵慢慢抬起头来,看着双方的首领站成一团。

  若是被这罩中,便是一身高强法力也要吃上大亏,主动封去自己法力的白狐,身后九条白尾巴猛然浮现,紧接着便是一套覆盖小半个擂台的阵纹。

  “刷”

  赤霞卷来,交织冲刷。

  匆忙刻下的纹络,如泡影一般破灭了,同时有数十道血色的雷电交织而现,向下劈来。

  “轰”

  赤雷轰顶,白狐遭了重击,浑身冒烟,衣服成为飞灰,肌体焦黑,电芒将他的肉身都击穿了,头颅更是龟裂。

  骤然一击取得这般成果,白泽没有任何喜悦的表情,反而是捏紧道诀警戒各处。

  “哧”

  一道紫光乍现,犀利剑芒从天而降,刺向白泽的天灵盖,想要贯顶而入,一击毙命。

  竟然是那本应重伤的白狐,但他的身上没有一丝伤痕,那被重击的模样只是幻术,用来麻痹对手罢了。

  白泽面对这一击,没有恐慌,张口吐出兽骨小盾护住自己。

  “当”

  剑盾相击,碰撞出一串火花。

  看起来势均力敌,白狐捏住的道诀猛然激活

  “轰”

  他掌指间雷光闪烁,一片电芒交织成一片雷海,形成一幅道图,如光一样旋斩而来。

  “嗡”

  虚空抖动,大地都要沉陷了,一片仙光冲起,瑞彩万条,如朵朵巨大的仙葩绽放,射出绝世杀机。

  白狐同样唤出自己的至宝,他的本命法宝翠绿小钟。

  若不是为了这件宝贝,他如何会在无量山里中了无天的算计,从而被暗中影响意识五百年之久?

  已经返先天的宝贝一出,钟声轰鸣之中白泽控制的神通立刻就在半途自行崩溃。

  然而这是叶苏的声音又从外面传来:“怎么就斗起法宝了?”

  “擂台之上,禁止法宝!”

  他的话语就像审判,说完之后一混沌钟搭建的擂台即刻闪烁灵光,把两位总管祭出的法宝一刷,立刻若铁坨般坠地,失去灵韵。

  老祖的意思再明显不过,这是让他们斗得凶狠,斗难看,要比那什么内斗都要难看百倍千倍!

  明白了意思,这时却又不得不从。

  老祖面前,那些脸面又算的了什么?

  神光暴起,又是一轮拳拳到肉的搏杀!

  ...............

  山门之外,闪烁的光芒映在不知多少仙官的脸庞上。

  叶苏的目光离开那斗得凶狠起来的擂台之上,一一扫过那些仙官。

  突然之间,他指着左边一名仙官,又指了一名右边的仙官说道:“你们二人恩怨,何必又留到今后,不如今日也一同上台解决便是!”

  叶苏这么说完,混沌钟的毫光一闪,就轻而易举把他们罩进了一处新的擂台上!

  “那是白狐总管和白泽副总管各一位手下..........他们之前斗得最凶,甚至不顾禁令已经在山里拼过几场了!”

  “老祖之意.........”

  叶苏接连不断地点出一名名仙官,让他们捉队厮杀。

  混沌钟里就像是一个大世界一样,源源不断开辟出擂台将所有仙官都安排得妥妥当当。

  当擂台开辟足够多之后,总有一两组出现极为明显的实力差距。

  在一组明明都是金仙境界,大家都无法使用各自得意法宝的情况下。

  一名仙官挥动这神通凝成的杀剑,当真是毫不留情的向自己的同事斩去。

  “啊……”

  被斩中的另一名仙官一声惨叫,他手臂开始消融,骨头与血肉皆成为了肉泥。

  不可抗拒的杀势蔓延,如惊涛骇浪一样推进,一重强盛一重,碾压而过,连金仙也挡不住。

  “啊……”他没有了刚才的从容与镇定,脸上写满了惊恐,仰天大叫着,却无法改变什么。

  “砰”

  他的身体在龟裂,仿佛被天神的碾压过,一寸一寸的化成了血泥,从四肢开始,最终噗的一声,他的头颅也破碎了。

  “..........真死了?”

  “老祖.....没有任何表示?”

  所有还在外界的仙官猛然惊悚,见到这一幕后,没有人不恐惧,连本以为是双方意思意思斗过一场,就算是不打不相识了,但谁能想到是真的会有陨落之危,谁能心绪平静?

  原本寂静无声的山门前,泛起神识交流,紧接着见叶苏没有任何表示,渐渐又有了窸窸窣窣的议论声。

  这都改变不了,不断有仙官被人点入混沌钟里,那些都是各自在这次无量山内斗中出力不小的仙官,被送进混沌钟里就是了解一切,生死自负。

  不知过去了多久,山门前的仙官已经少了将近一半。在虚空前展现出来的擂台已经占满了大半个天空

  一处的擂台上,两名相斗的仙官都十分谨慎,各自都没有显身,不过是各自化出一尊神祗,来彼此试探相斗。

  另一处擂台上血光冲天,杀意无尽,如一片汪洋在汹涌。

  远远望去,可以清晰的见到,其中杀阵化成了一个大磨盘,要将自己的对手置于死地。

  “锵”

  更有同是剑修,一人化出阴阳圣剑,大步向前对手走去。

  “嗡”

  他像是在抡动一条山岭一样,阴阳圣剑砸碎高空,斩破天穹,势沉力猛

  “当”

  他的对手同样以神通凝成神剑,拔剑迎击,混沌光芒闪烁,两者交击,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

  “咚”

  两人斗的兴起,浑然不觉自己还在擂台上,俨然是当成了一次生死大战的磨砺。

  叶苏只是观望着,将一切结果蓦然记在心中。

  突然之间,他的身旁闪过一袭青衫。

  叶苏没有任何惊奇,反而有些关心地去搀扶那破空而来的身影。

  “累死了!累死了!!”

  有些倦容的后土抱住叶苏的手说道:“怎么就看个家,感觉都比和你一起去混沌里开天还要累!”

  叶苏一直保持漠然的神情,随着后土的到来才有了改变,他摇头苦笑说道:“洪荒天地若是无圣搅动局势,以无量山之前的状况莫说是五百年........即使是千年万年都不会有这般大的改变才对。”

  “谁都没想到,会有无天这样的意外出现!”

  叶苏的解释并不能让后土消气,她挨着叶苏蹭了蹭,像是愤然表达自己不能愉快摸鱼的不满。

  好一会之后,她才微微了一个哈欠,半眯着看着半空中斗得凶狠的上千个擂台:“你这是在清理门户?”

  “也算是吧。”

  两人之间只要一念起,任何谈话都不可能让山门前的仙官听到,面对后土叶苏自然直言不讳:“他们对内起了纷争之心,便是这时压制下去,将来也会再次冒出。”

  “只有直面生死的恐惧,才让他们深深记住内斗的下场!”

  后土微微点了点头,对那一场场战斗好像失去了兴趣,转而看向山门当中。

  “那只烦人的蚊子已经被我拍死。”

  “那你用了什么条件才让无天放弃支持他?”

  说道这个,叶苏看向无量山,又看向广袤的天地,这才回答说道:“断网而已。”

  “让洪荒试试,一段时间没有无量山之后,这亿万万生灵到底会过上什么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