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884章 悲催的刘亚飞

作品:大国军垦|作者:大强67|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2-01-15 03:00:44|下载:大国军垦TXT下载
  刘亚飞浑身一哆嗦,刚才他就给刘文达付了一百多的饭钱。他一个月工资不高二百出头,老婆又霸道,给他的零花钱少的可怜。

  刚才那一百多还是攒了好久才扣出来的,这一下又欠了三千多。哭都没地方哭去,但是这个刘文达又是他惹不起的人,只能是含泪忍了。想想未来两年自己都得吃糠咽菜过日子,就想抽自己两个嘴巴。没事装什么叉?

  叶雨泽到没在意刘亚飞的表情,从认识那天起,他就从来没有在意过这个人。他现在满满的好奇心都在韩晓静身上。这个丫头为啥这么大的震慑力呢?

  他偷着问过孙兰香,可是那个妮子却只是摇头说不知道。这让他也没有办法,总不能严刑拷打吧?

  宾主尽欢后,客人们就开始告辞了。送走大家后,叶雨泽想送韩晓静回家,却没想到一辆车早已经停在了酒店门前。韩晓静挥挥手,拉着孙兰香她们就走了。

  回到后海,老肉知道他今天请客,所以一直在等他。如今老肉已经结婚了,没办法,孩子都快一岁了。再不结就真的三口人一起举行婚礼了。

  因为婚礼时候叶雨泽在非洲,所以没有赶上。叶雨泽掏出一颗硕大的宝石送给他们作为礼物。

  这可不是抢海盗的,而是一个酋长送他的。非洲的部落中很多人都有这种东西,没办法,谁叫人家盛产那个呢?

  事情定下来,叶雨泽就给半岛酒店打了个电话。叫他们把盖酒店的技术人员都留下来,他要用。毕竟自己的公司还没有能力,需要好好学习。

  第二天一早,叶雨泽就去有关部门办理好了手续,这下就能够施工了。至于钢材水泥,谁缺叶雨泽也不会缺,他认识那么多做钢铁的企业呢,这点面子谁不给?

  水泥更好说,唐城最大水泥厂厂长关系一直不错的。就是一个电话的事情,都是花钱买,谁还不给自己的朋友?

  工程正式铺开,叶雨泽待了几天也就走了。施工的都是自己人,根本不用监工,再说就是监工自己啥也不懂,还不如让小辉和吴卫国帮着管呢。

  如今的唐城只剩下二姐一个牵挂了,小伯子如今有点野,已经开出去三个运输公司了。这主意还是叶雨泽给他出的。

  不缺钱,不缺车,那么就去运输量大,又车少的地方去开呗。因为最近开的两个公司都在省内,下一个地方小伯子已经把目光瞄向了广州。

  广州才是一个运输量真正惊人的地方,只不过那里的运输量同样惊人。而且他的竞争对手都是国企,这也是小伯子一直犹豫的事情。

  这个时代国企从来不把私企当回事的。一个是因为规模,一个是因为后台。这就是当时私企没办法跟人家比的东西。

  不过随着改革的进一步深入,大批的乡镇企业规模开始做大。说是乡镇企业,其实大部分都是私企。这部分企业在价格和产品质量方面都开始碾压国企。情况才开始彻底逆转。

  毕竟市场经济是由价格决定的,没人买东西还去查你的企业性质,质量好价格低的产品,你就是手工作坊出来的我也爱买。这本来就是老百姓的价值观。

  和叶雨泽喝酒的时候,小伯子跟叶雨泽说了想去广州开运输公司的事情,叶雨泽给他出了个主意。那就是看看和广州贸易比较大的城市。干脆两个公司一起开。这样可以同时承揽两边的货物,不至于回程空车了。

  小伯子激动的一拍叶雨泽肩膀:“兄弟,你这个脑袋咋长的?如果按照你这个想法,我是不是可以多做几个这样的公司啊?”

  叶雨泽点点头:“你可以在全国连成一个运输网。那时候你就是国内运输业的龙头老大了。”

  小伯子两眼开始放光,而且越来越亮。他不缺钱,如今他的财产就算现在躺平,一辈子也花不完了。只不过人的财富到了一定的程度,其实就不是为了挣钱了,而是为了做事。

  如果说女人的理想就是能有一个好老公和懂事的孩子。那么男人的理想就是个个都想成为世界首富,那是为了钱吗?其实真不是。

  二姐有些幽怨,这让叶雨泽有些无奈,她的性格一直很洒脱的。女人一旦开始幽怨,两个人的感情也就快出问题了。

  男女之间的感情,其实都是很难满足的,每个人都想少付出,多得到。这就是为啥话题最多的就是别人家的老公和别人家的孩子。而他们恰恰忽略了身边人的好。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优点和缺点,但是大部分人习惯了用身边人的缺点去跟别人家的优点比,自然越比越寒心了。这就是导致婚姻和爱情崩塌最主要的原因之一。

  但是再婚之后她们才会明白,往往还不如第一个好,结婚次数越多的,这种感悟才越深。

  这是因为被婚姻伤害过得人,心中都会对对方有着或多或少的戒备。做不到第一次婚姻那样毫无自我把自己交出去。

  而婚姻恰恰是最没有自我的一种存在形势。在爱人孩子跟前,你总去在意自己的得失。这种关系能处好吗?

  到了后世,离婚率到了恐怖的%50。说白了都是因为人们越来越自我了。对待爱人都不如对孩子,对待宠物那般有宽容心。这种家庭还拿什么去维系?

  看着二红撅着的小嘴,叶雨泽无奈的把她揽进怀里:“二姐,要不你去京城吧?”

  二红到是眼前一亮,但随即又暗淡下来:“你又不在那里,我去京城又有啥意思?”

  “我在京城买了块地,现在正在盖大楼,十七层的。我准备下面四层都做底商,招聘商户入住,而上面的十三层,我还没有准备好做什么?我想让你去经营。”

  “十七层?在什么位置?”二红一下子又来了兴趣。

  其实她也是个事业型女人,最近的失落一个是因为叶雨泽老不在身边,加上煤矿的事情也不用她操心了。整天和一群糙老爷们滚在一起也没啥意思。因此,她很少去矿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