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503章 雨 姗

作品:官路红人|作者:晓阳高|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11-22 08:21:15|下载:官路红人TXT下载
  卫子扬站在窗口,看着前面的湖光。太阳已经高升到半空,不会直接照射到房间内。

  视野非常好,看得很远,偶尔有飞鸟在天空划过,让寂静的天空多出一些生机。

  阳光明媚,及时没照射到屋内,卫子扬站在这里,也感受到那份惬意。这比起省城的望江别墅群的风光,要好上百倍啊。

  只是,房间还没装修,虽说打扫了,还有一张桌子。卫子扬明白是张庆良特意让人这样摆的,知道自己今天会过来。

  在这方面,张庆良确实很用心,会在任何适当的时候,都让卫子扬非常贴心的安排。

  雨姗就在身边,微微偏着细润的脸。肌肤细腻,鼻头隆起而直,线条分明。眼睫毛很长,从侧面看,这张脸显得格外迷人。

  雨姗的身材之好,是卫子扬经历过的女人之中,排在前面的几个。一年前,张庆良偶然看到雨姗在买衣服,随后便跟着走。然后,将雨姗招进集团,安排在助理位子。

  雨姗也明白张庆良的用意,当初第一次见到卫子扬时,便感觉到卫子扬那种侵略与霸道,不管甘愿不甘愿,已经成为张庆良的助理,这一关就是必须要经受的。

  任何事物都有自身的因由,雨姗懂这意思,听从了张庆良的安排。对卫子扬这个人,还是能够接受的,最起码,他不是七老八十那种,也能够给她带来愉悦。

  等卫子扬离开省城,到东平市这边来,而张庆良也到石羊县来做项目。雨姗自然更喜欢,如此,与卫子扬之间会更接近,也会在集团里有更牢固的地位,有更多的回馈。

  平时虽然跟在张庆良身边做事,但张庆良当真不敢对雨姗有任何非分之念,哪怕一丝对此病不排斥,张庆良都不敢私下有动作,连说笑话都不敢。

  对于张庆良的表现,也使得雨姗对卫子扬这个人有更深的认知,知道自己处的环境反而单纯一些。当然,在工作之余,与外人有没有往来,雨姗也格外控制自己,怕被集团的人有任何察觉。

  雨姗进这空屋,张庆良就带着人往楼下去,留出足够的空间和时间。这段时间,卫子扬及时回到省城,也不肯像之前那样,有那些行为。

  几乎都不去会所、酒吧等娱乐场合。张庆良基础安排,卫子扬都拒绝了,使得张庆良明白如今的卫少是真要一改当初的习性。

  省城那边卫子扬都格外注意,到石羊县和东平市自然更小心。卫子扬明白,自己走进这体现,与长坪县那个家伙竞争比输赢,魏强和省城的那些人,说不定也会在石羊县和东平市安排眼线,也会将自己的行为纳入对方的监视之中。

  一旦给对方抓到什么,他们肯放过这样的机会?卫家和他自然不太在意,可一旦有什么之后,在石羊县和东平市,还能够立足、能够继续做强项目?

  但卫子扬与雨姗之间的事情,却一直没有断。或许是雨姗本身的魅力,或许是卫子扬也知道雨姗绝对不会多嘴,乱说,加上有张庆良的配合掩护,确实是非常安全的。

  房间并没装修,也没有门。向湖一面的窗子,连框子都没有。卫子扬知道,哪怕是湖面上真有船驶过,船上的人也不可能看到屋内的两人。因为光线的因素,从外往里看,完全看不到里面的情形。

  “卫少,这里的风光真是太好了啊。”雨姗也被眼前的景色所震撼,居高临下,视野开阔,外面阳光明媚,这一切,都是那么令人清爽。

  “这里好吧。”

  “真好。要是建成别墅,比省城的那些别墅都要好。”雨姗说,一边说,一边将外套除掉。

  这时候,身材就完全显露在外,很夸张。

  卫子扬将她拉到身边,面对窗外的湖景,两人非常开心地省略三千字。

  不到十分钟,卫子扬解决问题。却不急于离开,雨姗知道他的意思,亲吻起来。

  随后,雨姗见有了效果,便到那桌上去。自然是要省略五千字。

  卫子扬没给雨姗任何承诺,也不多说话,看着她在处理自己。看一眼,转身出去,沿着建筑的过道下楼。

  张庆良在楼下办公间守着,不会有人上楼,更不会有人会看到什么。虽说张庆良身边还有人在,这些人都是最亲近的帮手,或张庆良养在身边做事的,不会对卫子扬有任何威胁。

  “卫少,中餐是在这里,还是到县里去?”张庆良说,湖边有湖鱼,倒是很美味的。当然,不是养在营养箱里的那些鱼。

  对于这个水库,因为要做水资源开发,县里已经勒令不准在水上做养殖,确保水质清洁,至少,不能从外观上让人看到水质有污染。

  如今,湖鱼已经是一个很缺的资源,但张庆良却容易弄到。这里在施工,只要派两人到湖水上用网,就不会缺湖鱼。

  “好吧,吃鱼。”卫子扬说,他在县里的工作,分工上抓工业、抓经济发展、抓项目建设等,到这里来就是最正当的工作。

  也不是经常来,每次来之前,都会先跟张庆良招呼,对方就会做一些安排。如今,张庆良在安排内容上有更多经验,也使得卫子扬觉得到石羊县来,确实有意思。

  雨姗过十几分钟才出现,还是一如开始的样子,短裙,小西装,完全是金领的着装,显得高冷。

  雨姗进来后,默默地到自己办公桌前,开始浏览电脑,似乎很投入地做事。

  卫子扬见她这样,也是彼此默契的表现,也不多说。

  突然想到一个事情,对张庆良说,“老张,柳河市不是在年初换了市长?”

  “是的,换一个,叫江华军的。卫少认识吧。”

  “见过几面,我在省部时,怎么可能不见过他。”卫子扬说,“他到柳河市也有三个月了,有什么动作吗?”

  “卫少,江华军到柳河市后,一直比较低调。没听说他有任何动静,这也有些奇怪。”张庆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