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六百六十五章 受死

作品:每天三次狩魔副本|作者:火腿肠幽灵|分类:游戏竞技|更新:2021-05-06 08:36:13|下载:每天三次狩魔副本TXT下载
  白齐听着他两人的交流,心里总感觉不妙。

  会长虽然十分危险,但兰特也没好到哪儿去。

  如果两人打起来,若是会长存活,他们四人肯定会被杀死。现在不动手,只是碍于兰特在这里,怕动手一瞬间露出破绽,失去优势。

  就算兰特存活,以白齐对他的了解,这个人的道德很难信任。

  他能随意将危险的愿望古籍交给一名无知的少女,也会有意识去隐藏一只龙唌者在人类社会。之后发生的惨案,算他全责也许过分,但负一半责任绝对是少了。

  很难说兰特会对他们四人做什么。

  兰特能在贵妇人面前从容离去,似乎并不惧怕她,仅凭这一点就足够让人匪夷所思了。

  而会长对他如此忌惮,甚至不愿稍稍分心解决自己四人。

  跟他们比起来,自己这边四个人无足轻重。

  总之,先躺着吧。

  白齐只希望他们能两败俱伤。

  斜眼望去,海妮等三人脸趴在地上,咬着牙似乎在挣扎着,但就是无法站起。

  想要悄悄逃走,估计是做不到了。

  现在能做的,只有安静地趴在远处,尽量不发出一点声息。以免这两个大佬级人物随手灭了他们。

  兰特和会长似乎也渐渐无视了他们的存在。

  此刻,这两人并没有要图穷匕见的意思。也许是平时很少有同级别的人物能聊天,他们多少都有些寂寞,或是对对方实在忌惮,想要说点话制造些破绽,他们聊得十分开心。

  “会长大人,贵妇人也陪伴你几百年了。今天被人杀死,你难道不感到气恼吗?”

  兰特又远离了白齐等人数分,一副“你去杀了他们,我不会干涉”的样子。

  但会长自然不会轻易上当。

  “贵妇人,早就不是最开始的她了。我曾经叮嘱过她好几次,不要超过极限服用魔药。最终变成那样,也是她的选择。要不是我杀不死她,早就亲自动手了。”

  会长看都不看白齐等人,望着兰特说道:“倒是你,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本来可以安心在侍魔教里当个领袖安度余生,为什么还死活要找上我?”

  他笑了笑:“总不会就是单纯地找我谈话吧?”

  兰特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他。

  此时,这名前猎人脸上的表情,黑沉得吓人。

  本来是想借贵妇人勾起会长的仇恨,制造破绽,却没想到会长完全不受影响,反将他一军。

  兰特缓缓说道:“族人死时的托付,我终生难忘。”

  “真遗憾啊。”

  会长不住摇头道:“你们一族也是真的优秀,无论男女,天生就是这个世界的宠儿。力大无穷,生命力顽强,受大地保护,无论从多高的地方摔下也不会死,还天生能掌握魔力。

  要不是你们影响到了我,真想将你们收为我用。”

  兰特扬起了眉毛。

  “说是影响到你,实际上还不是怕我们的存在影响你的统治。”

  他冷笑着说道:“你们人类自己就是如此,明明可以靠魔药和遗传,慢慢将自己整个种族蜕变,成为有能力和魔物抗衡的种族,却偏偏要自我阉割。明明作为智慧种族,在数百年的时间下来,仍然是魔物口中的一块肉。”

  卧倒在地的白齐不禁一惊。

  兰特难道不是人类?

  只听会长哼了一声:“非我族类者,又能懂什么呢?人类服用魔药,繁衍生息,那最后的人,还能叫人类吗?”

  “为了自己的统治,灭杀猎人之子,和我族群,这还能叫人吗?”

  会长咧嘴一笑。

  “你的族群只是被活道具制造出来的,不被这个世界所钟爱,本就该被灭绝。”

  “我倒认为,自己的族群之所以会被创造出来,是上天看不惯你的所作所为让人类停歇不前的原因。”

  “我的行为如何,不需要你们来解释。”

  “也好,那我只为自己报仇。”

  “真是麻烦,当年要是早点看出你是那个族群,就应该早些下手。”

  趴在一旁的白齐,逐渐了解了一切。

  早就听说,曾有活道具成长到足够强大后,凭空制造出来一座城市,城市中的人也是创造而来的。听起来,似乎兰特就是这些人中的一员。

  不过,会长因为什么原因将他们灭绝了。

  而兰特却被漏了出来,成为猎人就是为了报仇。不过还是被会长发现,所以才逃亡加入侍魔教,等来了今天的复仇。

  这么说来,海妮组织他们这些猎人来刺杀会长,也许从一开始就是被兰特利用?

  不然这货怎么会出现得这么准时?

  眼见兰特越说越是咬牙切齿,会长倒是越来越开心,白齐不禁有些着急。

  生气,就容易失去冷静。

  在高等猎人战斗的情况里,怒火带来的爆发完全可以忽视,失去冷静必死无疑。

  如果兰特死了,白齐他们是绝对必死无疑。

  会长一定会杀死他们。

  但兰特的话,以他那糟糕的道德水平,有一半的概率会对他们不屑一顾。

  所以,白齐暂时是站在兰特这一方的。

  但他却不能出声提醒。

  不然,本来不把他们放在眼里的会长,就有可能顺手解决掉自己等人。而兰特绝对乐得旁观,那家伙巴不得会长主动出手露出破绽。

  难受。

  白齐只能继续安静地旁观。

  好在,兰特很快就察觉到自己心境的问题,话锋一转说道:“你嘴上说的好听,口口声声要守护人类的完整,但自己活了三百年,人性又还剩几分呢?”

  会长摇了摇头:“几乎丝毫不剩。”

  兰特不禁微露讶色:“你倒是坦诚。”

  “随你怎么说吧,”会长笑着双手负背,“和我同时代的人,早就死得一干二净了。我的妻子也变成了一只怪物,即便能守在我身边,也不过是昨日月光罢了。”

  他看着闭口不言的兰特,笑道:“所以呢?你觉得你的言语还能挑起我几分怒火?”

  兰特沉默不语。

  半响,他才忍不住说道:“你真是一个完美的统治者。为了自己的权力,已经完全丧失了其它感情和需求。”

  “多谢夸奖。”

  “看来也是多说无益了。”

  确定自己很难引起会长的情绪波动,兰特放弃了尬聊,抽出自己携带的长剑:“受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