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十六章 县学开考(下)

作品:新唐小相公|作者:剑关南山|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08-02 01:18:30|下载:新唐小相公TXT下载
  人群涌动,往两边散开,一辆马车缓缓驶到县衙前,两名衙役急忙快步走下石阶迎上前。

  葛立德在仆从的搀扶下踩着脚蹬下车,四周立时围拢一群人,作揖行礼,口中恭敬地称呼:“葛老爷!”

  这些人都是送家中子弟前来参加县考的乡民,基本上都是各乡富户,在县城里做买卖的也不在少数。

  换句话说,这些人绝大部分都是竹山县的中产阶层,只有他们有财力供养家中子弟读书考学,也只有他们才能真正明白,考科举对于一姓家族来说有多重要。

  葛立德乃是竹山县名望宿老,也是这些人的首选结交目标,走到哪里都不乏奉承者。

  葛老微笑着朝众人颔首致意,这些人中有资格跟葛家结交的很少,不过这并不妨碍葛立德树立自己德高望重的形象。

  朱秀本想挤上前打招呼,奈何他的小身板还没突破外围人群,就被挤了出来。

  葛立德人老眼不花,一眼就瞅见朱秀,微微一笑略一点头,转身在衙役的护送下进了县府。

  “这老头,还真够谨慎的!”

  朱秀心中暗笑,葛立德毕竟身份不一般,自己又是参加县考的学生,不好得公开表露关系,容易引人非议。

  忽地,朱秀心有所感般转头朝大街一侧望去,只见不远处,陶家的车正停在那,陶盛趴在车厢里正冷眼看着他,周围还站着车夫和两个陶家的庄户。

  “阵势倒是不小!”朱秀嘁了声,毫不示弱地瞪了回去。

  陶盛冷哼着缩回头,遮起帘子。

  等了好一会,就在朱秀尿意涌动难耐,距离巳时正点名报到还有两刻钟时,衙役敲响了铁锣,大声喊叫着,让县考学生排成两队准备进入县府,考生身上除了笔砚和票证外,不准夹带任何有字迹的纸张。

  若是开考后被抓获,则面临着本县三至五年的禁考。

  朱秀从王竹手里接过书袋,仔细检查了一番,将票证拿在手上,朝他们挥挥手笑道:“我进去了,你们回去吧!”

  方翠兰眼眶红红,使劲拥抱了朱秀一下,轻轻捏了捏他的脸,低声道:“乖儿,好好考,也别多想什么,尽力就是了!娘哪里也不去,就在县衙外等你!”

  朱秀轻声笑道:“母亲放心,孩儿说到做到,一定不会让您失望!只是县考要好几个时辰才能结束,你们不如回家去等。”

  朱慧娘道:“你安心进去便是,这里距离书铺不远,待会我们去那里歇息,顺带着见见章东主一家。等到了申时正我们再过来,等你一起回家!”

  “如此也好!”朱秀点点头,朝母亲和二姐面色郑重地一拱手。

  “朱秀!”王竹叫了一声,朝他挥挥拳头,“加油!你行的!”

  在猎人小屋跟着朱秀读书,朱秀就经常说这话来鼓励她,现在王竹觉得该到了自己给朱秀鼓气的时候了。

  王昂咧咧嘴,怒脸上露出一个狰狞狠笑。

  在全家人的祝福声中,朱秀混入长长的队伍里,一点点往前挪动,等候查验票证入场。

  每列队伍皆有两名衙役负责,一人对照票证上的记载,仔细比对应考学生的体型相貌,稍有对不上之处,就要拉到一旁做进一步审查,另一人负责搜身。

  这些衙役配合默契,手脚老道,显然不是第一次参加县考工作。

  朱秀站在队伍里,踮起脚尖伸长脖子朝前望,只见那搜身的高胖衙役冷着一张大饼脸,蒲扇般大小的粗糙手掌,在那些考生身上一阵摸捏,年龄小些的考生吃不住痛,竟然惨叫出声,那高胖衙役嘿嘿笑着,一副乐在其中的得意劲。

  朱秀浑身恶寒,一想到那邪恶大手即将伸向自己,头皮就有些发麻。

  惴惴不安中,朱秀站到了高胖衙役面前,羸弱的像只小绵羊。

  高胖衙役接过票证扫了一眼,交给同伴,不动声色地道:“可是水口乡陶朱村人士?”

  朱秀赶忙点点头。

  高胖衙役和同伴飞速地交换一个眼神,翻了翻书袋,又伸手在他胳膊和腿上不轻不重地捏了捏,挥挥手道:“可以了,进去吧!”

  朱秀拎着书袋,拿回票证,愣了一下,仰头看了眼那高胖衙役,只见那张大饼脸露出一个颇为神秘的笑容。

  朱秀霎时间明白了,肯定是葛立德同县府的人打过招呼,这些衙役才会对他放宽了搜查力度。

  这种待遇应该不只自己有,水口乡学舍的五名考生都能享受到。

  “多谢!”朱秀拱手低低地道了声,快步跨过县府大门。

  很快,一百三十四名考生陆续进场,大门嘭地重新紧闭,衙役守卫在外。

  县衙对面的街上,酒肆茶铺客舍什么的全都被占满,人群渐渐散去,等到下午申时二刻,四点半左右,县考结束,考生离场,这里才会重新热闹起来。

  方翠兰站在衙门前,怔怔地望着紧闭的大门和威严的府衙,恍惚间让她想起了当年也是这样,目送朱大全跨入州府参加乡贡选拔。

  没想到一晃眼,连他们夫妇的小儿子也来参加县考了。

  “你爹他,要是能见到咱家小郎也参加县考了,一定会很高兴......”方翠兰呢喃道。

  朱慧娘挽紧母亲的胳膊,轻声道:“娘~别担心,小弟他长大懂事了,学业也长进了,他肯定能考上的!咱们去书铺坐坐,见见章东主,然后再来等。”

  方翠兰轻叹口气,又是紧张又是期待地双手合十默默念叨着什么,这才一步三回头地往大街东边而去。

  陶家的马车还未离开,停在府衙右侧的碑石前。

  一名佩刀青衣骑士驾马奔来,“吁”了一声,停在了马车旁。

  陶昌掀开帘子,隔着车窗朝那青衣骑士拱手,神情恭顺。

  “我家老爷已到会宾楼,请陶公子过去吧!”青衣骑士淡漠地道。

  “有劳回禀巴主簿,晚生稍后就到!”

  青衣骑士眯眼看着他,不冷不热地道:“提醒你一句,我家老爷事多缠身,抽空见你已是难得,如果你说的事不能让他满意的话,可得当心了。”

  陶昌微微一笑,笃定地道:“晚生送上的这笔生意,一定能让巴主簿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