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十三章 砸招牌

作品:纹龙快婿|作者:吹笛子的猫|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5-23 14:48:55|下载:纹龙快婿TXT下载
  看到这些画作,龙君尘不由得想到了莫一柏,嘴角呢喃了一句,“这青山镇的水可真够深的。”

  次日,龙君尘一打开手机,就看到司徒玲灵的消息,“你昨晚去哪儿了?”

  龙君尘心里一暖,回了一句,“昨晚有些事情,今天晚上回来。”

  发完之后,龙君尘刚打算打开店门,安安心心地做一天生意,可是望了一眼全是顶尖画作的店铺,有些无奈,这些东西基本没人买得起,随便拿出去一件,都能做个小型博物馆的镇馆之宝了。

  再者,自己当初包揽下这个画室,主要是为了气司徒冲和司徒枫那两个白目,真要让他开,他还没那个闲心雅致整天蹲在这里守店呢。

  龙君尘抓耳挠撒有些烦躁。

  这时他忽然想起,这司徒玲灵的闺蜜顾月琴不也在做字画买卖吗?她好像还开了个画廊,不如让她到这里来做吧。

  一念及此,龙君尘也懒得开门营业了,洗漱完毕,拦了辆出租车,朝着银海市艺术学院开去。

  没一会儿的功夫,龙君尘就下了车。银海市艺术学院,那还是银海市赫赫有名的一所高等学府。

  但凡是跟艺术沾边的,都能来这个地方深造。音乐学院,戏曲学院,戏剧影视学院,甚至还有珠宝鉴定,这让龙君尘哭笑不得,难道真是大势所趋?

  众所周知,艺术学院,搞艺术的人嘛,那肯定穿着打扮必须得时尚,必须得特立独行。

  这不,龙君尘刚一下车,一个个美丽的面孔,暴露的衣着,高挑的身材,勾人的眼神,即便是以龙君尘的定力,喉咙管都来回滚动了一下。

  龙君尘没有进学校,而是在附近转悠了一下,果然看到了一个月琴画廊的招牌,不必多说,肯定是顾月琴那妮子的店面。

  门头的装修非常华丽,淡蓝色的长帘闲散地搭在门口,平添了一抹优雅与雍容。

  整个画廊都摆满了顾月琴的画作,人物画偏多,偶尔也有一些山水画,甚至还有神话题材的画作。

  进门的右手龙君尘就看到了一幅香艳的画作,《帕丽斯的裁决》。

  三个裸体女人被勾勒地惟妙惟肖,款款而来的身影勾人魂魄,就连雅典娜哥哥都是一丝不挂,看得龙君尘只觉得鼻子发热。

  “你这个人,好不懂规矩!”就在这时,旁边传来了一个女孩的笑骂声,龙君尘一看,竟然是顾月琴。

  龙君尘舔了舔嘴唇,也不避讳地问道:“你这画咋卖啊?”

  “喂,你这家伙,信不信我去找玲灵告状!”顾月琴俏脸一红,没好气道。

  “嘿,我认真的啊,而且,你既然画了,肯定是要卖的啊。”龙君尘厚着脸皮调笑道。

  “不卖!”顾月琴很坚决地说道,心里却在暗骂,上次没发现,还以为是个正人君子呢,男人就没个好东西,这司徒玲灵怎么找了这么个流氓。

  龙君尘有些无语,不过也没多纠缠,笑着问道:“怎么,不打算请我坐坐?”

  “请吧,龙大少爷!”顾月琴嘟囔着嘴,把龙君尘迎到了里面的茶室。

  “今天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顾月琴一边泡茶,一边问道。

  “我过来看看,顺便买几幅画。”龙君尘笑着说道。

  “买画?你那水平还用买别人的画?买别人的画来衬托自己画都有多好吗?”顾月琴酸溜溜地白了龙君尘一眼。

  其实也不怪顾月琴,因为龙君尘的画技着实神鬼莫测,上次就随便涂了几笔,就让刘文文的画瞬间“活”了过来,说他能凭借一杆笔让一幅画起死回生都丝毫不过分。

  “好吧,我也不瞒你,其实呢,我也有一个画室,不过,没什么画,想摆点你的画过去卖卖?”龙君尘搓着手说道。

  他没有提议直接让顾月琴接手,毕竟人家这画廊开得也算是风生水起,直接开口过于突兀了。

  “你也有个画室?”顾月琴眉尖一挑,显得有些惊讶。

  “对啊,你的画我觉着不错,有没有兴趣?”龙君尘继续说道。

  不过,就在顾月琴准备开口的时候,外面传来了几个人的脚步声,和一个男人的声音,“顾店长在吗?”

  听到这个声音,顾月琴面色一沉,对着龙君尘说道:“君尘,你等我一下,我去处理点事。”

  说完便直接出了茶室,龙君尘一听这声音有些熟悉,也跟着走了出去。

  月琴画廊的门口,杜一艾的手下正拿着他的字画摆在桌上,杜一艾目光邪恶地望着那幅《帕丽斯的裁决》,裤裆鼓胀。

  “杜一艾,你又来这里做什么?”顾月琴汉眉竖立在一起,呵斥道。

  “哈哈,顾店长脾气怎么这么大?我这不是有几幅字画吗?顾店长这招牌不错,帮我卖卖?”

  杜一艾这话虽然看起来是在商量,不过语气里去带着不容置疑。

  “我说过了,我不卖你的字画,卖你的字画不是砸了我招牌吗?”顾月琴冷哼道。

  看到顾月琴一点也不客气,杜一艾也火了,“你这娘们儿是不是找抽啊,我告诉你,你必须卖!”杜一艾一拍桌子,身后的几个人也是朝前靠近了两步。

  “不卖!”顾月琴坚决地说道。

  “你不卖是吧,好,我明天就能让你的店铺关门!”杜一艾舔了舔嘴唇,恶狠狠地说道。

  顾月琴捏紧拳头,银牙咬得咯咯直响,这个杜一艾,凭借着父亲的权势,三番五次来店里让顾月琴卖他的字画。

  就他那张牙舞爪的东西,挂出来就是砸招牌,顾月琴这店因为开在艺术学院旁边,生意非常好,名声也不错。

  “哟,杜少真是好大的排场啊!”就在双方剑拔弩张的时候,一个青年斜靠在门板上,笑着打量着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