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十章 搜捕工作

作品:钢幕星球|作者:迷路的鱼|分类:军事科幻|更新:2020-05-29 08:15:32|下载:钢幕星球TXT下载
  两人赶紧找了个空椅子老老实实坐下,一言不发,各自把手中的笔记本打开,一副乖宝宝的模样。

  在台上讲着的精英,是一名棕色短发的女士,也许是常年在BVF工作,她有着不同一般女士的干练与凌厉,模样也和漂亮谈不上,但炯炯有神的淡蓝眸子却有着一种独特的吸引力,让人不由自主想听她说话。

  “是希弗。”

  柯蒂斯微不可察地蠕动嘴唇。

  吉布森知道他说的这个名字,作为作战情报技术司的工作人员,有时候不可避免会和“外勤行动机密司”的外勤特工打交道。

  是的,外勤特工的姓名和样貌确实属于机密,一般工作人员不可能接触到,但凯丽·希弗除外。

  这位女士在两年前哈维尔地铁爆炸恐袭案中,阻止了“东列自主运动阵线”的恐怖分子的扩大伤亡行动,使得恐袭“半途而废”,外界甚至都不知道在身边曾经发生了恐袭案件。

  因为半公开露脸,由此在BVF名声大噪,许多人第一次认识了这个外勤特工。

  自此之后,她被上级干脆调入了本部,据说负责了普利士及北克兰的许多区域的外勤特工指挥工作。

  这位女士站在讲台上,会议长桌上的“军情维护厅”局长,斯特芬·赛斯贝尔也一脸严肃地竖起耳朵。

  自局长以下,分列坐着的是都快秃头了的加西亚·鲁法洛,“作战情报技术司”司长;从不露笑的迈克·弗依,“金融反恐监测司”司长;笑里藏刀,谁也不知道真实想法的马克·布里茨,主管普利士所有外勤秘密特工的“外勤行动机密司”司长;以及首位黑人高层的塞缪尔·福克斯,“武装警力特勤司”司长。

  在司长们后面,继续按照职务高低,排列坐着各部门的副职,则是负责具体事务的中层们。

  “我们有证据表明,‘Z’这次抵达普利士,一定是在策划什么,几周前,位于阿努米底洲马里兰联邦共和国的谢贝里城,发生了刺杀总统的事件,此次事件造成了37名平民伤亡,14名马里兰士兵被炸死,总统卡辛目前还躺在重症监护室,情况不容乐观。”

  “近年来随着恐怖活动的日益扩大,我们可以看到,部分新兴恐怖组织的手段更加残忍,更加肆无忌惮,且有着把袭击目标放在国家高层身上的趋势……”

  “两个半小时之前,我们在滨海洛维奇的一个废弃港口获取了目标人物‘Z’的行踪,因为时间紧迫,我们在当地的部署力量不足,所以特别武器指挥队(ATE)的德雷克·格勒是这次任务的行动指挥……但是发生了意外,我们的抓捕行动失败。”

  说到这里,投影的幕布上,被操纵放出了连续的现场拍摄图片。

  这几个小时之前拍摄的照片,如今摆在了众人的面前,顿时引起了会议室内众人的色变。

  “这是哪儿的屠宰场吗?”

  在场的很多精英人士并不参与具体的行动,可不如外勤特工,对于血腥事件的忍耐力显然相对的不强,有人下意识偏过头去,也有女士捂住了嘴巴。

  吉布森也略显不适,普利士除了两年前被阻拦的恐袭案,算是极为安全的国度了,发生在邻国的恐怖袭击,仿若远在天边,这也导致居安已久的反恐情报部门的精英很久没看过这样血腥的场面了。

  不过,经过心理训练的BVF精英们到底不一样,并未如普通人那样完全受不了不忍直视,很快就恢复情绪,仔细打量照片上的细节。

  “我想,各位也感到很疑惑是吧?”

  希弗沉着脸,“我们不仅失去了抓捕的目标,ATE还失去了九位精锐的成员……”

  说着,幕布上又出现了一个人脸图像。

  这一次不同于刚才的现场拍摄,模糊不清的图片上,人影处于一种光暗交错的环境中,脸部细节丢失严重,不大看得清楚具体的模样。

  吉布森是技术处理部门的人员,一眼就辨认出来,这是某段视频的截图而已。

  “这是现场抓拍到的另外一人影像,我们有理由怀疑,这人与‘Z’也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也可能是造成现场惨状的嫌疑人。”

  “各位,刺杀了多国政要,可能策划着更大一次恐怖袭击的‘Z’逃离了出去,而我们还没抓到他,就已经死伤惨重,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加羞耻的?但如果只是这点羞耻,我们还能忍受,那么接下来,我们能再继续忍受一次这样的羞辱吗?是的,继两年后,我们的国土安全再次受到了可怕的威胁与冲击。”

  希弗话语讲完,目光看向了BVF的局长赛斯贝尔。

  年过65的局长赛斯贝尔,也是今年才接过了上一任局长的宝座,当他接任的时候,所有人都怀疑他是否有能力处理好BVF的繁杂工作,事实证明,这位老人的精力还算充沛,而多年的政治历练,也让他经验老道。

  是的,只要不犯傻,在局长位置上坐着,哪怕是一头猪,掌握的人事权利也足以让人感到畏惧。所以,怀疑是没什么用的。

  “在今天太阳升起,日落之前,我能听到这两人被抓捕到登兰堡的消息吗?”

  擦拭了一下眼镜,赛斯贝尔询问道。

  “我不敢肯定,”希弗冷静地回答,“这需要各个部门的紧密配合。”

  “那就放手去做吧。”

  赛斯贝尔缓缓说道:“我不能在面对九个家庭的葬礼上,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我会的。”希弗点点头,才以锐利的目光扫视在场各部门精英:“各位,行动起来吧,一个小时后,我要找到‘Z’和这个陌生人的行踪。”

  会议结束,众人鱼贯而出。

  柯蒂斯跟在吉布森的旁边,低声说:“我感觉那位女士,有什么还隐瞒着我们。”

  “那你可没猜错,那是视频的截图,我不清楚为什么不把完整的视频放出来,这能给我们更多的线索。”

  吉布森对此也摸不着头脑。

  “让我们想想看,发生了这么可怕的事情,却还有许多东西无法告诉我们,那会是什么?你也看到了,刚才的现场比我小时候附近的屠宰场还要恶心,是什么东西可以在那么短的时间内覆灭ATE的一支精锐小队?而且还是造成那样的伤势?说实话,我实在想不到。”

  柯蒂斯咕噜着,他显然对发生这类事,上级竟然还要隐瞒而不满。

  倒不是他好奇心很重,而是既然要追查目标,又不给目标进一步的情报,这让他们怎么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