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547章 飞来弩箭

作品:大唐之首席美食家|作者:画不成|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0-08-02 21:41:51|下载:大唐之首席美食家TXT下载
  大雁塔方形塔基,面宽各一百四十余尺;塔形仿西域制度,不循中土旧式。

  塔分五级,包括相轮、露盘在内,总高近两百尺;层层中心皆有舍利,或一千二千,凡一万余粒;最上层以石为室,藏经像;塔下层南外壁有两碑,左为太宗皇帝所撰《大唐三藏圣教序》,右为高宗皇帝在东宫时所撰《述三藏圣教序记》,皆为尚书右仆射河南公褚遂良书。

  建塔奠基之日,玄奘法师曾自述诚愿,略述自己皈依佛门经过、赴印求法原因、太宗父子护法功德等,慈恩寺塔自此成为长安城内、乃至大唐帝国的一处著名胜迹。

  大慈恩寺是唐代皇家寺院和国立译经院,也是规模最大的寺院,占当时晋昌坊半坊之地,重楼复殿、云阁、蝉房并有塑像,十分壮观。

  慈恩寺的钟楼上挂着一口巨大的铜钟,此铜钟上细下粗,钟裙上刻莲瓣纹,满布乳钉。

  钟身上镌刻飞天、朱雀、青龙等神佛和神兽图案,此时一约莫四旬年纪的和尚登上钟楼。

  只见他走到梵钟前,站定后双手合身,神情肃然,口中念念有词,他念诵的却不是经文,而是一篇《钟声歇》。

  按照寺院的法规,梵钟可不是随便乱敲的,须得有专人负责敲钟,敲钟前须念诵《钟声歇》一遍。

  念完钟声歇,这位执事僧才拿起钟杵将梵钟敲响了,敲钟的次数依不同时辰而是不同。

  这口巨钟敲响时,声音可达数里之外,整个长安城都能听到众生,城外许多地方也能听到。

  也就是在钟声中,天子的銮驾行到了大慈恩寺的门外,銮驾缓缓停下。

  “贵妃,到了。”

  皇帝笑着说道,贵妃娘娘也笑,点了点头。

  二人执手站起身,在高力士和几名近侍小黄门的搀扶下,缓缓从銮驾上走下来。

  裴旻和身为千牛卫将军的张卫,密切注视周遭的风吹草动,迅速指挥手下甲士四散开来,守住了大慈恩寺各个可能有外人闯入的薄弱之处。

  实际上,在到来之前,他们已事先拟定了布防计划,因此到了后,只用了短短十数息就完成了布防。

  在布置妥当后,裴将军率领自己手下十余名好手,先行奔入大慈恩寺,在各个重要所在都布置甲兵。

  而张卫则贴身护卫在皇帝和贵妃左右,待一切布置妥当,高将军才上前向皇帝说道:“请陛下和贵妃入大殿礼佛上香!”

  “好,”皇帝答应着,环顾左右,没看见唐云,便摇摇头道,“贵妃,那小子不会来了!”

  “他怕是有事耽搁了,”贵妃娘娘面带笑意道,“陛下,咱们还是先进去礼佛吧!”

  在团团护卫之下,皇帝和贵妃向寺门行去,寺庙建在山上,最外头的门叫山门。

  寺庙若是建在城中,最前头的门就叫三门殿。

  三门殿内塑有两尊金刚力士像,形貌雄伟,怒目相向,手持金刚杵,脚下踩着以青面獠牙的鬼怪。

  进了三门殿,便是左右相对的钟鼓楼,左钟右鼓,第一重院落是天王殿,里头供奉袒胸露腹的大肚弥勒佛,大屏风背面还有身披铠甲、手持降魔杵的韦驮菩萨。

  但天王殿并非是一座寺庙的正殿,寺庙的正殿乃是大雄宝殿,天子来礼佛,自然是要去大雄宝殿。

  而大雄宝殿则位于寺庙的第二重院落,大慈恩寺的正殿为九五开间。

  院中当中摆着一只大宝鼎,其北置有燃香供佛的大香炉。

  当天子的依仗前导到达大宝鼎时,依仗后从尚未完全进入三门殿,若此时从高空鸟瞰大慈恩寺,定能见到经幢如林、宝盖如云的壮观气象,钟鼓齐鸣,梵唱声声,煞是热闹。

  主持僧妙圆法师率十二名高僧大德迎迎至大雄宝殿所在院落门口,个个身披袈裟,妙圆手持单轮十二环纯金锡杖,风中众高僧袈裟随风飘扬,锡杖上的铜环所发出的声响,同大雁塔上发轮所发出的声音遥相呼应。

  “慈恩寺主持僧妙圆携本寺高僧大德,恭迎陛下和贵妃大驾!”

  妙圆等十余名高僧大德齐声附和。

  “免礼,”皇帝老儿伸手虚扶,“尔等皆是我大唐的高僧大德,法圆之师还是玄奘法师的八大弟子之一,有众位高僧大德主持佛事,乃是朕和大唐之福!”

  “阿弥陀佛,陛下谬赞了!”

  妙圆法师笑道,“还请陛下随我入大雄宝殿,一切事宜皆已准备妥当,只等陛下和娘娘圣驾!”

  “如此甚好!”

  李隆基点头笑道,“那就有劳妙圆法师了!”

  在众高僧大德的引领下,皇帝和贵妃缓缓步入大雄宝殿。

  只见殿内洪大敞亮,供奉着十八罗汉、二十诸天。

  大殿左右各有十名和尚盘腿而坐,敲着木鱼,口唱经书,可谓是香烟袅绕,梵唱声声。

  虽热闹而不失庄重,虽喧闹,却是一片肃然,一入这大雄宝殿,就连皇帝都情不自禁生出一份敬畏与虔诚之心。

  “请陛下和娘娘上前拈香,我等为陛下和娘娘转经祈福!”

  说话间,妙圆法师袍袖一挥,十二名高僧大德于蒲团上分列落座,左边六名,右边六名。

  大颠之内,顿时响起更为洪亮的梵唱之声,不独殿内人可听见,即便是守候在寺庙院墙之外的甲士也是清晰可闻。

  “请陛下和娘娘拈香——”两名模样秀气的小沙弥,各人手持香筒走到皇帝和贵妃面前,皇帝和贵妃相视一笑,都伸手去香筒中拈香。

  拈了香,皇帝和贵妃转身走到香炉前,谢阿蛮和念奴忙上前,蹲身整理地上的茵褥,尔后起身侍立在旁。

  “贵妃,来,咱们开始祈福吧!”

  皇帝老儿向贵妃说道,二人缓缓走到茵褥前,阿门和念奴伸手搀扶,就在皇帝和贵妃即将跪下来的刹那,念奴猛然发觉其中一尊罗汉像后似有人头一闪而过,此时皇帝的双膝正处在欲跪尚未跪下之际。

  “陛下当心——”念奴突然像是发疯了一般,扑向皇帝,就在那千钧一发之际,只听嗖地一声厉啸,一只弩箭从罗汉像后头闪电般疾射而出。

  毫无防备的李隆基被念奴推倒在地,念奴的身子也软绵绵地跟着倒了下来,倒在了皇帝的怀中。

  皇帝大惊,伸手一把抓住侍女:“念奴……”“陛下你……没事吧?”

  念奴紧看着皇帝问道。

  李隆基摇头说道:“朕没事……”“陛下没事就好,念奴……怕是日后再也不能服侍陛下了。”

  念奴努力笑了一下,但那一抹笑意很快就凝固在了嘴角,李隆基猛然发觉手掌心黏糊糊热乎乎的,抬手一看,却是触目惊心的满手血迹。

  “快去罗汉像后头察看,不许放走任何一人!”

  一时间,大殿内剑拔弩张,而就在张卫拔出明晃晃千牛刀的刹那,原本盘腿坐在蒲团上和尚中,有三名突然睁开眼睛,扔掉手中的木锤,皆是一跃而起,飞身扑向皇帝老儿。

  手中不知从哪里掏出来雪亮的匕首,张卫猛然听到脑后的风声,猛然转过身,就见三名手持匕首的和尚已杀至近前。

  张将军目眦欲裂,大声呵斥道:“护驾!护驾!”

  与此同时,也是飞身跃起,一脚踹向已然攻到面前的一个和尚,那和尚闪身不及,被张卫一脚迎,身子猛向后倒飞出去,飞出数丈之后,咚地一声重重摔在地大殿门口的坚硬门槛上。

  “噗——”只见那和尚挣扎着想站起身,突然觉得喉咙里涌出一股黏热之物,手一按胸口,张嘴就是一口鲜血喷出。

  脚下一软,身子再次倒地,他知道自己已无力再战,活下也不过是伙伴们的累赘,举起手中的匕首,毫不迟疑地将抹断了自己的喉咙。

  随着一蓬血迹喷出,盘坐于旁边的另外九名和尚皆是惊呼出声,犹如石化。

  另两名持匕首和尚皆已被众千牛卫团团围住了,机会稍纵即逝,稍有延迟,就再不可能有靠近皇帝身边的可能。

  千牛卫个个都是高手,尤其是张将军带在身边的这十余名更是高手中的高手。

  两名和尚很快就力不可支,身上早已被千牛卫手中的利刃砍得血肉模糊。

  “留活口!”

  张卫怒不可遏地喝道,伸手指着面前两名手下,“你,你,还有你,随我护送陛下和娘娘出去!”

  那两名和尚一听要留活口,身子皆是一震,扭头对视一眼,几乎同时举起匕首抹断了自己的脖子。

  “他娘的!”

  抢救已然来不及,冲在最前头的那名千牛卫队正,抬手抹了一把脸上的血迹,气恼地骂道,“这么急于赴死!看看,还能不能救活?”

  一个手下奔上前,伸手去试探那两名和尚的鼻息,抬起头冲队正,大声报道:“报告队长,俩人皆已亡殁!”

  “他娘的!”

  千牛卫队正急得团团转,“将军说要留活口,现在他们都死了,如之奈何?”

  “报告队正,方才罗汉像后不是还有人么?

  想必同他们是一伙的!”

  “不错!”

  千牛卫队长点点头道,“快,咱们也去看看那人拿住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