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五百零四章 棋逢对手

作品:乱唐诡医|作者:顾髣唯|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11-22 08:20:55|下载:乱唐诡医TXT下载
  按理说,后唐以武立国,以礼兴邦,不会沦落至此。但各城各郡却因地制宜,并不完全仿效洛阳权制,各有自己的“特色”和依仗。譬如洛阳,国主脚下一切遵循先唐旧礼,以复兴李唐为使命,坚持李唐旧制为荣光,百姓皆能口诵先唐诗词,引经据典,信手捏来。

  但出了洛阳之后,各州郡却分封而至。沿袭晚唐建制,若执牛耳者儒文,那此处必兴盛文风,武者地位虽不会受到太大影响,但文人却会备受推崇。但若是以武立邦之所,武将便可横行霸道,文人只能小心翼翼,以免招来杀身之祸。

  但无论何处,权势和钱财依旧大行其道。官家虽有所干涉,但从商者众,与官合谋,便可高枕无忧。更何况郡县更迭朝夕之间,执牛耳者常有,但富商贵胄不常有,一处有几人,便算是翘楚。

  龙首郡彼时民风淳朴,冉郡守执掌有道,便吸引他处富商贵胄来此。那时后唐尚未分崩离析,故而来往通商并未门第之别。有些富商贵胄落入龙首郡,也不足为奇。

  但随着几次大乱后,后唐疆土内外受敌,各州郡来往通商变得越发困难,各州郡执牛耳者也开始暗自盘算,各自为政。表面依旧以洛阳李存勖马首是瞻,奉其为主,但实际却各怀鬼胎,暗中已来往密切,各方势力盘根错节,已形成一定气候。

  李存勖虽身处洛阳内宫之中,却对后唐天下了若指掌。未免打草惊蛇,才授意明月楼入江湖围剿。名义上是扫荡不安分的江湖势力,实则也是为了将这些暗通款曲的“阴人”连根拔起。

  只是李存勖此时无暇他顾,只能托付纳兰。洛阳一役后,李存勖已成孤家寡人。派驻在外的“表面兄弟”,也开始受令不回,蠢蠢欲动。表面瞧着风平浪静,实则已是波涛汹涌,人人皆恐自己成为下一个王爷。

  野心是个好东西,但若是人人皆有之,岂非天下大乱?

  故而并非每一方势力都会惹人注意,倒是十三太保之首的李嗣源,笼络多名“兄弟”,要帮三弟李存勖好好帮衬帮衬。李存勖自然表面心领,背地里已将李嗣源视为眼中钉,肉中刺。

  晋城、泽州府和河洛城此时已陷入胶着,乃是双方第一次碰撞。李存进亲自,便是李嗣源下了决心拿下。此时的李嗣源已盘踞陇西,李存勖派出郁天风前往,虽有围剿之意,但却胜负难料。

  一方以逸待劳,一方长途奔袭,高下立判。

  而此去洛阳必经之路的龙首郡,却不见李嗣源有何动作。倒是李存勖寝食难安,这才派出周德威亲率大军前往,务必了却这桩“心事”。

  虽说李嗣源表面按兵不动,假日忙于应对郁天风的远征。但实则想用李存进限制李存勖,暗中递送合盟书信,已求不费一兵一卒,拿下龙首郡。而身在龙首郡中的贵胄,便是李嗣源早早安排而来的暗桩,此人表面虽是富商贵胄,实则却是李嗣源培养多年的情报探子,也在不断游说冉郡守。

  只是冉麒心中激愤,势要与洛阳拼个你死我活,未有与人结盟的想法,这才暂时搁置。而彼时冉麒身边,龙首郡中尚有多名其他势力之人,此人便隐忍不发,伺机而动。

  终于等到龙首一役,龙首郡元气大伤,后唐动荡初始。李嗣源便瞧准了机会,开始在陇西动作频频,意在挑衅。李存勖此人虽文武双全,德才兼备,却是个急性子。当年讨伐朱温,也是一马当先。只是稳坐九五多年,不曾披甲上阵,但性子亦如当年,并未有丝毫改变。

  随着年深月久,李存勖颁布指令越发癫狂,甚至还有薄皮挖心之举。更在洛阳一役中灭了胞弟满门,将高府彻底抹除,寒了天下之心。坊间谣传,此人身边曾有仙人,但不知为何当李存勖入主洛阳后,仙人便悄然远去。

  亦有人言,李存勖此人心狠手辣,一登九五便行“狡兔死,走狗烹”之策,灭了戍边骁勇将军顾闫勋满门,手段让人发指。上至八十岁老母,下至襁褓中的婴孩,都没有放过。这才惹怒了天道,人人皆可伐之。

  当然,这不过是坊间传闻,夸张之言比比皆是。但李存勖所作所为,天下皆知,人神共愤。李嗣源便是抓住了这点,才借势“清君侧”,开始蚕食周边的土地。好在其余六国和其他诸侯势力自顾不暇,除了后周和忆楚偶有动作,其他几国依旧鸦雀无声。

  李存勖自问能得天下,便是有过人之处,这才不顾一切,要将这几颗“毒瘤”,连根拔起。

  李嗣源与李存勖从小一起长大,比之年长几岁,虽李克用出征立下赫赫战功,也最受李克用赏识。但却是义子,并非嫡出,这才只能分封陇西,做了闲散亲王。但李嗣源对李存勖知根知底,人心若是要变,并非一朝一夕,这才悄然而动,启用暗桩,从内瓦解龙首郡。

  那名暗桩贵胄多次登门拜访,并未言他,只是送钱粮谈理想,让冉麒逐渐依赖。龙首一役后百废待兴,正是花钱如流水的时候。虽说各国货币未能一统,但只要是真金白银,没有人不喜欢。

  然后感恩戴德之时,不是没有疑惑。此人如此做却不可回报,到时来个天大的请求,那该如何是好。好在这名暗探一直隐忍不发,只是托言此处庇护,心存感激,尽绵薄之力让冉麒不必挂怀。

  冉郡守自然对此人礼遇有加,烦有相帮之处,必尽全力。此人还开辟陇西商贾之路,让盐铁往来,龙首郡才得以渡过难关,得以壮大。想来那日的豪言壮语,如今已全部实现,此人可谓是功不可没。

  冉麒一番厉害分析,项使者和思烟听的频频点头。可思烟疑惑的是,她在龙首郡蛰伏多年,却从未听闻此人的名号,难道是消息有误?项使者也投来询问的目光,思烟点头后随即开口,“冉大哥,不知此人是何时来的龙首郡,可曾到过舍下小酌?”

  冉麒不知思烟为何有此一问,却并未嗅出端倪,便如实说道:“来此处已有四年之久,只是此人不喜外出,一直蛰居府中,据说身怀隐疾,这才一直在龙首郡调理。”

  思烟听到此处,心中疑惑更甚。但却微笑点头,没有继续问下去。项使者自然也是此道高手,两人互望一眼,抬手抱拳,告辞而去。

  直到两人走后,冉麒才回身坐回主位,面沉如水,不知心中有何烦忧。可并未沉思多久,一人从偏门急匆匆跑来,身形鬼祟,却未引起家中守军的注意。等到那人来到门外,冉麒这次大吃一惊,连忙将来人招入,轻掩堂门,急切问道:“可查清来人身份?”

  来此禀报之人,身受刀伤,却并不在意,连忙抱拳说道:“听其中一人言,此人与郡守大人乃是旧识,受平常将军所托,来带急信。只是属下不能辨别真假,加之郡守府中被人捷足先登,这才设计让三人遁走,寻得机会才跑回报信。”

  冉麒闻言猛然起身,脸上肌肉抽动,多次抬手欲言,却又咽了回去。等待平复心境,这才沉声问道:“那人可有和特点,比如面容、衣饰和武器?”

  冉麒心中已猜到了七七八八,但却不敢贸然托大。此时忆楚三人虽不在此处,但三人留下的暗桩或许已蛰伏门外,伺机偷听。若是他与来人的言谈被听了去,恐怕后果不堪设想。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元朗元校尉。此人在设计让顾醒等人遁走后,又绕乱了追兵的视线,假意负伤实则赶往郡守府,等到此前派出的亲卫确定有陌生面孔走出后,这才悄然闯入。饶是如此,也差点着了那三人的道。

  冉麒并不知道,忆楚三人已在府中安插了数十名暗桩。虽是猜到了几分,却不知郡守府已沦落至此。瞧着元朗负伤赶来,心中自然一阵欢喜,但却不敢言明,只是示意元朗接着说下去,自己则取来笔墨,开始写起来。

  元朗不敢回身,却已猜到冉麒用意。便胡乱说了一通,却上前接过笔墨,将真正的特点写下。此时门外自然有忆楚的暗桩,思烟和项使者出门后,两人合计之下,便由思烟先行前往怡香院,项使者在府中留守,以备异动。

  果不其然,两人这才分开没多久,暗桩便来报有人潜入,听两人言语,闯入龙首郡的三人似乎是冉麒旧识。项使者心之不妙,连忙安排人前往怡香院接应,同时又派出两人,蹲守在内堂之外,待来人出时,尾随截杀。

  他们虽“晓以大义”,但也不能保全冉麒真能铁了心跟他们合作。所以先礼后兵之下,也顾不得那些仁义道德,要将冉麒牢牢控制在手中。更何况还有这么一位凭空冒出的贵胄,说不定也是哪方势力安插在此,若是因此坏了大事,岂非得不偿失。

  堂中冉麒和元朗交换了信息,冉麒已能确定,来人正是那日助他的顾醒。只是他不知,为何此人会与平常遇上,又被元朗截住。许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那日相邀之事,定要让他给出满意答复。

  冉麒不敢托大,打开内堂大门,吩咐派人请大夫来,说是有些不适。但入堂之人却没有出来,让藏在暗处的暗桩心生疑虑。

  此时两方皆在赌,赌谁能率先一步找到入城之人,这才是关键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