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章 青楼

作品:太荒吞天诀|作者:铁马飞桥|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0-01-16 07:43:38|下载:太荒吞天诀TXT下载
  “我没死?”

  柳无邪是被疼醒的,身上压着几块碎木头,让他喘不上气来。

  接着,一团凌乱的记忆,钻入他的脑海。

  他本是凌云仙界十大仙帝之一,机缘巧合,拾到太荒神器--《吞天神鼎》,遭整个仙界围攻,命丧断魂崖。

  最后一刻,施展血魔解体术,跟他们同归于尽,炸碎了吞天神鼎,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这里。

  “真武大陆……徐家……上门女婿……败家子……”

  脑海中出现的记忆告诉他,他已经不在凌云仙界,而是重生一个叫真武大陆的位面。

  而这个少年的身体同样也叫柳无邪,出生富贵人家,五岁时家道变故,父母离奇失踪,造成他从小就性格狭隘、孤僻。被父亲好友、未来的岳父徐义林收养后,也未见好转。

  随着年龄的增长,性格越来越乖张跋扈,甚至认为对他视如己出的岳父图谋他得家业才收养他,疯狂败家瞎混,成为沧澜城有名的败家子。

  整个徐家,无一不用废物、蛀虫、垃圾来形容他,依旧我行我素。

  转眼到了成亲年纪,岳父徐义林认为结了婚之后,性格也许会收敛。而今天,就是他的大婚之日。

  按理说,他这样的垃圾不可能配得上徐家大小姐。

  那是因为柳无邪的父母跟徐义林乃生死之交,两家早已指腹为婚,约定年满十八,即可完婚。

  大婚之日,进入洞房后被徐家大小姐打出,在几名狐朋好友唆使下,第一次踏入青楼,突然狂性大发,引燃火烛,导致整个青楼塌陷,悲剧的他,被埋在废墟下面。

  挪开压在身上的碎木,平躺在地面上,开始检查身体。

  “好狠的手段,一掌命中心脉,如果不是我附身过来,必死无疑,到底是谁想要杀他,布下这样一个局。”

  除了一些砸伤之外,最致命来自胸口一道诡异的掌印,他清楚的记得,当时跟几个狐朋狗友一起喝酒,失控后的记忆完全记不起来了。

  断开的心脉只是暂时压制住,需要寻找护脉丹药,重新续接,以他的手段,炼制这种丹药不难。

  “还好,这是一座修行者大陆,武道极其昌盛……”

  武者有诸多等级,分为后天、先天、洗灵、洗髓、真丹……

  “这糟糕的身体,用废物来形容都抬举他了。”

  筋脉细如发丝,杂质造成的拥堵,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有些麻烦了,我所有的修炼法决,皆为仙界神级功法,真武大陆不过凡界位面,我必须要改修凡界武者的功法才可以。”

  打个比方,就好比一个婴儿,身旁虽然摆放着神兵利器,以婴儿的力气,根本无法拿起这些神兵。

  想要拿起神兵,必须要成长到一定的程度才可以,至少要达到洗髓境。

  尴尬!

  柳无邪感觉自己尬的要死,尝试好几次,每次都无功而返,筋脉传来的撕裂感,让他痛不欲生,在修炼下去,肉身必定四分五裂。

  这时!

  一滴精纯的液体,从他丹田之中流出,冲向筋脉,流入四肢百骸。

  羸弱的经脉,犹如贪婪的馋虫,疯狂的吞噬液体,里面的淤泥,一点点溶解,浑身舒泰。

  “什么情况?”

  神识沉入丹田,查看究竟,这一滴液体是怎么回事?从何而来。

  进入丹田的那一刻,脑袋差点炸开,一尊漆黑的神鼎,盘踞丹田中央位置,液体正是从神鼎之中流出。

  “这是……这是吞天神鼎,它竟然跟我一起过来了。”

  吞天神鼎最后时刻跟他一起炸开,却没想到,出现在他丹田里面。

  “难道说……我能重生,跟吞天神鼎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突然间!

  一股庞大的黑色气体,从鼎中冲出,击中柳无邪的意识。

  黑色气体不断的翻腾变化,最后化为一道道漆黑的文字,古老且沧桑,充满岁月的痕迹,

  强横的冲击力,将他的意识从身躯之中震退,回到现实当中。

  来不及整理大脑中的文字,外面传来一阵嘈杂声。

  他头顶上的碎石一点点被挪开,露出一些光线,许多人手举着火把,聚集在四周。

  “老爷,找到姑爷了”

  几名壮汉搬开碎木,也该他命不致死,一节横梁恰好拦住了砸下来的巨石,肉身并未遭到太多创伤,真正死亡原因,来自那致命一掌。

  手忙脚乱把他抬出来,放在地面上,得到神秘液体滋养,身体基本无大碍,直立坐起来。

  “你这个孽障,你要气死我吗!”

  这时,徐义林出现在他面前,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气的吹胡子瞪眼,得知女婿大闹青楼,被压在下面,连外衣都没来得及穿,只套着一件披风就赶出来。

  奇怪的是,面对徐义林的责骂,柳无邪心里流过一丝暖流,他能感觉到,徐义林真的担心他。

  “这个废物竟然没死?”

  一道突兀的惊叫声,打断他们之间谈话,四方围观数百人,指指点点。

  “这蛀虫还真是命大,这样都没砸死他,老天真是不开眼啊!”

  “徐家造的什么孽,招这样的赘婿上门,丢尽了徐家的脸面。”

  “废物就是废物,今天是他大婚之日,晚上跑来逛青楼,兽性大发,撕开青楼女子衣服,险些酿成大祸,苍天不公,这样的废物,为什么不夺走他的性命。”

  “……”

  四方大量的讥讽声,如同潮水一般,劈头盖脸,落在柳无邪一人身上。

  “额……”

  柳无邪一头黑线,却无力反驳。

  徐义林老脸通红,让人赶紧抬着他,先回去再说,别再这里丢人现眼了。

  “站住!”

  一道冷喝声在他身后响起,打断了他们的脚步。

  一老鸨带着十名护卫,快步走过来,凶神恶煞,一群人气势汹汹。

  “徐家主,令婿害的我们怡红院坍塌,几十人受伤,姑娘吓得不敢出门,许多宾客还在医馆疗伤,这一切都是因他而起,难道打算拍拍屁股就走人吗?”

  老鸨四十多岁,脸上涂着厚厚的胭脂粉,刺鼻的香气,有些呛人,一张吊死鬼的脸看起来让人恶心,站在柳无邪面前,大呼小叫。

  “赔偿的事情,我会安排人过来商谈。”

  徐义林狠狠瞪了一眼柳无邪,不是训斥他的时候,等回家再说。

  “不用了,损失的费用,我自己会赔偿。”

  柳无邪站起来,事情因他而起,不想牵连太多人。

  “柳公子,不是我贬低你,你拿什么赔偿。”

  老鸨一点不给他面子,当着徐义林的面嘲笑他,四方传来阵阵笑声。

  “放心,赔偿一分不会少了你,我徐义林担保,三日之内,赔偿必定送到你手上。”

  徐义林义正言辞,做出保证,这才放他们离开。

  让柳无邪一阵感慨:“前身是不是脑袋有问题,一看岳父就是真的关心他……”

  跟在徐义林身后,柳无邪一言不发。

  对徐家,他还是很感激,落魄的时候,是徐家拉他一把,徐义林更是遵守承诺,将宝贝女儿许配给自己,这一点可以证明,他是重情重义之人。

  天色渐渐亮了,徐家大门打开,两名小厮正要打扫门外落叶,见到徐义林,纷纷行礼,至于柳无邪,将之无视。

  “你回去换套衣服,一会到正厅来见我。”

  身上都是灰尘,衣服破碎,跟个叫花子一样,徐义林让他先回去收拾一下。

  “是。”

  柳无邪对这个岳父,心存畏惧,还有一丝尊敬,这些年没有徐家,他不知死了多少次。

  新书新的起航,让大家久等了,雕琢了两个月,一定不会让大家失望,先看几十章再说,不好看来打我。